新史记.豫州张太守列传

文/佚名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愤其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

愚公其志,感天动地,帝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岁月无居,山河永在。不觉间,百代恍惚而过。愚公移山处,已成风景名胜之地矣,愚公之精神,历百代而不朽,共三光而永光。

古愚公移山之地,今在中原之州,大河之南,名曰济源。济源,原七品县衙之地,红朝改开后,豫州牧升其为五品知州之署,民百万,置太守知府而治之。

张战伟者,洛阳伊川人氏,生于红朝十四年春,少聪慧,邓公改开后恢复天下大试,战伟喜极而泣曰:吾有出头之日矣!遂报名参试,拔头筹,入中州大学堂,以史学为业,及四年,乃成,选调河南督抚行走,伊川乡人以其为能。

不久,战伟入中州御史监察院,以弹劾缉查百官为职,中州官场,闻之色变。凡二十年,战伟升中州督抚巡视专员,俨然五品焉。红朝强国四年,战伟调任济源太守,虽仍为五品,然此乃封疆之吏,与办事员不可同日而语矣。

星移斗转,白驹过隙。战伟勤于济源太守官职,牧民一方,已四年焉。战伟时年五十有七,历经新冠疫情几二春秋,自觉官场来日无多,属下官吏偷奸耍滑,不甚服管,不觉心中烦恼。

一日,晨,战伟入太守衙门食肆,此乃太守知府督学等五品六品专享也,七品及以下不得入食。见太守来,杂役早将桌椅收拾干净,呈上胡辣汤水煎包小油条煮鸡蛋,以飨太守。

太守甚悦,然眼角一扫,见角落萎缩一人,正狼吞虎咽也,视之,乃七品之秘书长,怒斥之曰:汝五品乎?六品乎?何敢与吾等同食,扫吾之兴也!秘书长大惊,丢碗筷于桌,小跑至太守前,曰:吾已得知府暗许,允吾于此地就食也!战伟益怒:小子安敢顶嘴也!遂张开五指,掌击秘书长之面,秘书长掩面落荒,夺门而去。

战伟犹不解恨,越明日,巡视秘书长办公之地,扬言收拾秘书长矣。秘书长称病卧床,战兢不来。战伟悻悻然。

然秘书长妻尚氏,烈女子也。闻秘书长遭此大辱,拔剑而起曰:吾必为夫雪此耻也!遂告张太守于县衙,县衙不敢接,乃取纸笔,研磨,泣泪如雨,尽书秘书长遭际,公布于网,使之大白。

于是天下哗然,张太守于衙门食肆掌掴秘书长之面,发酵于微信,火热于邸报。央媒评之曰:济源张太守,动辄动手,以掌击下属之面,其文明人乎?山大王乎?心有敬畏乎?战伟百口莫辩。

当此时也,河南总督巡抚正开二会,十八地市太守知州鱼贯而入,督抚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百官窃窃私语,皆言战伟之事。

督抚大怒,召而谋曰:战伟摊此大事,吾侪保之不得焉。

红朝强国九年,济源太守张战伟,一战成名。

太史公曰:战伟以史学为业,岂不知以史为鉴乎?入则为中州监察御史,岂不知官场之病乎?出则为济源太守,岂不知愚公之精神乎?何以轻佻张狂,以身犯禁?徒为抵牾之人狂喜,而增天下看客笑柄乎?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2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最新评论

  1. 匿名发布于: 

    牛逼

  2. 匿名发布于: 

    有才

  3. 匿名发布于: 

    写的好,太史公曰这段必为经典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