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练就“火眼金睛” 一眼识假失误率不到千分之十

华夏早报“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特别报道

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对于消费者来说就是一个宣传日,但对于职业打假人尚庆风,每一天都在当作“3·15”过。

尚庆风的微信名字叫“可爱的一个人”,但在那些制假售假的商家眼里,他一点也不“可爱”,甚至于对他恨之入骨。因为尚庆风动了他们的“奶酪”,断了他们的财路。

经过近十五年的钻研和实践,尚庆风练就了一双鉴别有毒食品和药品的“火眼金睛”,能够一眼辨识出药品药材的真假。浸淫职业打假江湖多年,凭着依法打假,良心打假以及过硬的专业知识,使得尚庆风在业界已小有名气,个人年收入早已以百万计,可谓是“功成名就”。

但背后的艰辛和承受的压力,也是不言而喻的。他一年四季往来于国内多个城市,从不在一个地方连续呆5天以上。由于他走一趟商场便知道哪些产品有问题,一度被一些地方的商业机构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还时常遭受威胁、质疑和非议。

如今,尚庆风累了,他想逐渐退出打假一线,但并非要放弃打假,只是换一种方式,将他多年来积累的打假经验和识别假货的常识通过互联网分享出去,让人人都成为“专业的打假人”。

《华夏早报》首席记者吴鸣 北京报道

半斤硫磺味的莲子,让他转行成为一名职业打假人

已过不惑之年的尚庆风是江苏人,头脑活泛,性情直爽,说话干脆,逻辑性强。他是怎么走上职业打假这条路上的呢?

原来,在成为职业打假人之前,他是一名商人,做食品生意,在天津开了一家专营进口食品的超市,年营业额达四五百万元。

2007年5月,他在天津一家市场,购买了半斤莲子,回家后闻到莲子有一股硫磺味,上网搜索,得知外表亮白的莲子多半经过了硫磺熏蒸,而正常的莲子,外表暗黄。

这种莲子哪能吃啊,尚庆风赶紧找到市场,要求退货,并赔礼道歉,对方让他提供二氧化硫超标的证据,结果他拿不出,遭到了市场的拒绝。

为了弄清真相,尚庆风将他购买的莲子送到检测机构进行检测,结果发现该市场卖的莲子二氧化硫超过国家规定的123倍。

后来当地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涉事市场也因此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不过,经历过这件事的尚庆风从此由一个成功的食品商人转行成为了一名职业打假人。


尚庆风在北京的办事处里堆满了案卷和资料。

从单打独斗,到在全国设立6家办事处

刚开始的时候,整个打假过程只有尚庆风一个人完成。如果进展不顺利的话,身心俱疲不说,几度产生放弃的念头。慢慢地,线索多了以后,他一个人更加忙不过来了。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尚庆风陆续在北京、天津、郑州、广州、重庆、成都等6个城市设有办事处,工作人员近20人。

据尚庆风介绍,除天津是因为他最早发展的城市外,选择其他五个地方作办事处,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地方索赔的成功率比较高,另外合作的朋友也正好在这些地方,而这几个城市正好又能辐射周边地区。

打假团队的工作人员都有明确的分工:线索搜集、问题认定、购货、索赔以及诉讼等。尚庆风认为,打假的核心是产品问题的认定,是关系到整个打假活动成败的关键。

据他回忆,大概是几年前,北方有一款知名露酒,添加当归,根据药典记载,当归属药,食品法规定药是不可以添加到食品中的。于是,一些打假人纷纷购买,以非法添加为由向商家索赔,尚庆风团队工作人员得知线索后,建议跟进。

但经他深入了解,发现国家有关部门早已就露酒添加当归作出过答复,认可添加。结果购买该酒索赔的打假者纷纷败阵。

看一眼就知道真假,失误率不到千分之十

其实,做一名职业打假人并不容易,为了掌握食品非法添加、有毒有害成分方面的知识,尚庆风挤时间阅读了大量的专业书籍,像《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中国药典》《食品安全法》《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药品法律法规全书》等专业书籍,对于这些书籍里的一些具体内容,他几乎是烂熟于心。

尚庆风还利用经常给食品做检测的机会,拜一些食品加工企业和食品检测机构的技术人员为师,了解了不法商家往食品里非法添加的方法,以及如何能常规地把这些非法添加的物质检测出来。

凭借着多年经营食品的经验以及后天的不断学习,尚庆风逐渐练就了绝活。现在,只要看上一眼就能断定食品是否含有非法添加剂。

尚庆风告诉记者,肉眼能看出食品是否非法添加有毒有害物质,还真不是开玩笑,“比方说莲子,我一看莲子白的程度就知道里面是否含有过氧化氢或硫磺,一些农副产品,我一闻就能感觉到是不是有类似的有毒有害物质。

据尚庆风北京团队的一位工作人员称,由于尚庆风对产品问题认定准确,极少走眼又被同行称为“专家”、“总工”,经常有同行慕名请他“掌眼”,有时候同行还会拉他一起合作。

尚庆风笑着说,打假这个东西偶尔也会有走眼的时候,大约一年500个案件中,也会有两三个案件看走眼。

据了解,尚庆风团队早前打假的主要对象是食品,打假的内容是有毒有害。最近几年,他又致力于药品和药材打假。

他向记者透露,像冬虫夏草、鹿茸、党参、麦冬等中药材,他凭眼睛看就可以识别真假,失误率几乎为零。另外,近来他又开始涉足奢侈品、珠宝、玉石等领域的研究和打假。


购买假货时尚庆风会请公证处进行公证。

年结案达300多件,为打假年投入至少上百万

据了解,2015年、2016年是尚庆风团队打假的“高光时刻”。连续两年,尚庆风团队打假结案都在300件以上,这么多案件不可能每个案件他都出庭。据尚庆风透露,这些案件中,大多数案件都由他团队中的律师出庭,其中一些案子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主要是还是依靠其律师团队的专业性够强。

如2015年4月,他们在河南郑州发现一款苦荞茶,在包装上标注了保健、预防疾病的内容。他们认为这一行为涉嫌夸大和虚假宣传,极易误导消费者。于是,他们向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区工商部门进行了举报,管城区工商部门调查后认为情况属实,依法对该苦荞茶生产商作出行政处罚。

随即,尚庆风团队将该苦荞茶生产商起诉至法院,向该生产商索要3倍赔偿。该生产商进行了辩解。2016年12月,法院作出判决,判决该该苦荞茶生产商,退还货款,并三倍赔偿。

但打假决不是空手套白狼,也是需要投入的,其中最大的投入就是购买假货。据尚庆风透露,仅2015年、2016年,他的团队就先后投入500多万元购买假货。为了证实这一点,尚庆风特意将记者带到位于丰台区新村附近的一处仓库。

该仓库面积有300多平方米,里面堆放着上百种假货,有保健品、奶片、鱿鱼丝、药酒等。尚庆风称,购买假货时,一般也考量对方的赔付能力,买多少一般没有定论。“像这种规模的仓库在其他城市还有几处,现在就连有些办事处的客厅都堆满了!”

尚庆风告诉记者,为了确保打假行为合法、在诉讼中无可挑剔,他的团队打假购物行为,均请公证人员现场全程公证,仅公证费一年就花了40多万元。

聊到打假的收入时,尚庆风表示这个问题挺敏感的,“前些年不算买货的费用,只算各地房租、人工工资、交通、检测、公证的费用,一年的成本就超过了一百万,如果不能挣出几倍来,那就算是白干了。”

不过,尚庆风同时也披露,打假这种投入也存在很大风险,有可能血本无归。所谓血本无归就是因种种原因,购买假货后索赔失败,结果假货就砸在了手里。

打假行业也有“行规”,早期曾被商家威胁

据尚庆风介绍,目前在北京活动在打假圈子里小有名气的职业打假人不到100人。早些年,曾有人根据打假对象及索赔手段等不同,给职业打假人做了上、中、下之分。

高级的职业打假人,拥有自己的团队,有固定的办公地点,在全国多个城市设有办事处,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打假的对象主要集中在产品质量上,年平均结案达上百件,索赔的主要手段是诉讼。中级职业打假人,多是单打独斗,打假的对象主要集中在产品虚假宣传、包装、标签等打假技术含量较低的层面,索赔的主要手段是和解。最低级的打假多数涉嫌敲诈,打假对象多是产品标签问题、保质期过期等,甚至还存在打假人为了达到索赔目的不惜采取调包、涂改日期等手段,栽赃给商家等,这类打假人不但遭到商家痛恨,也被真正的职业打假人所不齿。

尚庆风告诉记者,打假行业与其他行业一样,有很多自己的规矩,这些不成文的规矩,真正的职业打假人都会自觉遵守。如对和解的案子“禁口”,对任何人都不透露哪家商家或企业销售或生产的哪款产品存在问题。

不过,尚庆风在遵循这些规矩的同时,也坚持自己的“操守”,就是商家必须将问题产品下架,不能再销售。生产厂家不能再继续生产。

另一个重要的“规矩”是同一产品不重复打。就是被打假过的产品,特别是和解案子涉及到的产品,即使再被发现,也不再打,而是提醒商家,或直接举报到有关部门,由其处理。

尚庆风说,有时候打过一次假,就和生产商熟悉了,所以不会对一个产品追着打。前些年打假时候还有被商家威胁过,最近这几年好多了,随着法治的不断健全,很多人也知道暴力解决不了问题,最终还是回归到法律的层面来。


尚庆风团队购买的疑似问题产品堆满仓库。

专注药品打假,多次与多家药监部门“叫板”

最近五六年,尚庆风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打击不合格药品药材上。这类直接危害群众身体健康的有毒有害商品,让他深恶痛绝。

在药品领域内的打假,免不了与药监部门打交道。尚庆风告诉记者,仅在去年,他对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起行政诉讼的案子,又胜诉了九个。

而据中国法学会消法研究会简字(2021)131号“3·15简报”介绍,2020年,北京高院、北京一中院关于尚庆风诉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的九案行政判决,全部支持打假人尚庆风举报“问题药品”,认为不予立案与举报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判令国家药监局对复议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事情缘由是,2020年1月至4月间,尚庆风在四川、重庆、湖北、安徽等地先后九次投诉举报问题药品,均被告知不予立案。尚庆风向国家药监局分别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国家药监局以四川药监局、湖北省药监局、安徽药监局、重庆药监局等不予立案与其无直接利害关系,不影响其合法权益为由,对其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

随后,尚庆风分别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尚庆风举报问题药品,四川省药监局、湖北药监局、安徽药监局、重庆药监局等不予立案与其有法律上利害关系。判令国家药监局在法定期限内针对尚庆风的复议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国家药监局不服一审判决,分别向北京市高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尚庆风作为产品购买者,产品质量对其合法权益有实际影响,其向四川、湖北、安徽、重庆等地方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举报,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答复、核实、处理等履行行政职责的行为与其具有利害关系。国家药监局不受理复议申请,属于违法拒绝履行行政复议职责。遂于2021年1月至3月分别做出九份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买来的疑似问题产品会分门别类摆放等待法院判决。

拟退隐江湖,将精力回归传授打假知识

“职业打假人”作为一种游走在法律边缘及道德底线的职业,社会上对其的评价褒贬不一。它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中国消费者的维权意识,改变着消费市场格局,同时对我国产品质量、消费领域的立法、执法也起到了弥足珍贵的完善作用,所以更多的消费者把他们当作是英雄,但也有人认为他们就是在借此为自己谋利。

“这也不能全怪人们的偏见,确实有一些人打着打假的旗号,纯粹是为了赚钱,商家给钱,他们就闭嘴,假货越多他们赚的钱越多,他们希望假货越多越好。”尚庆风说,他很不齿于此类“打假人”的行为,他们有的故意鸡蛋里面挑骨头,甚至故意购买某种食品放置过期又买相同食品找商家索赔,故意涂抹商品的生产日期,安排人员用针扎破食品包装放入异物找商家索赔等。他不希望因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导致原本备受尊重,十分高尚的职业打假,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尚庆风称,自己打假十几年来,从来也不会那样做,只专注于打击那些危害身体健康的有毒有害食品药品。他呼吁职业打假人要依法打假,要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不能只为了利益。他希望通过职业打假人来净化市场消费环境,让假冒伪劣产品无处遁形。

尚庆风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一有时间他就用来自学研究各种食品药品知识和相关法律法规,通过长期积累和实践,他对各种法律法规的熟悉程度已经不亚于一般的律师。

目前,他已开通了自己的抖音号“尚庆风”,会经常通过视频和直播的方式,向市民传播一些怎么识别和预防假货的知识和方法等。“干了这么多年打假,我想歇歇了,现在主要想把我研究的知识分享出去,如果有群众需要维权或者鉴别假货的,都可以咨询我。我相信我一定会真正成为可爱的一个人。”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