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审批单违法 湖南望城拆迁户的房屋仍遭强拆

核心提示:在拆迁补偿安置尚未谈妥,项目土地征收审批单被省政府确认违法的情况下,自家的房屋还是被强行拆除了。五年来,家住湖南长沙望城区铜官街道华城村禾家组的余科亮等几位村民,一直奔走在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路上。

目前,他们不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还向各级部门实名举报,请求彻查和追究望城区政府、铜官街道及相关职能部门实施违法征地、违法强制腾地、违法强制拆除的行为。

长沙市望城区有关部门及铜官街道称,政府都是依法依规进行征拆,目前正在走司法途径。

湖南省政府行政复议确认两拆迁项目用地审批单违法。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首席记者 吴鸣 报道

两项目用地审批单均被省政府确认违法

据余科亮介绍,他家的房子是1997年建的,批准占地面积为180平方米,没有建几层的限制(注:因为当时望城县尚未设立规划局)。余光柱的房子建于2007年,都有合法建房手续。所在地原属望城县东城镇五杉村,2011年6月望城县改为望城区,2015年11月划入望城区铜官街道华城村。

2017年8月,望城区政府拟征收铜官街道华城村、花实村集体土地15.4041公顷,作为望城经开区2017年第四十一批次建设用地,余科亮的房屋位于征地红线范围内。2019年9月,望城区政府拟征收铜官街道华城村集体土地10.069公顷,作为望城经开区2019年第十批次建设用地,余维光的房屋和承包地位于征地红线范围内。

房屋和土地被征收,首先肯定要办理相关手续,并且协商补偿安置方案。但让余科亮等人感动匪夷所思的是,尚未进入拆迁程序,望城区政府在未经被征地农户同意的情况下,就对被征收承包地及地上附着物开展清表,并大肆施工。

钱的事都还没开始谈,就要“霸王硬上弓”?余科亮、余维光等人肯定不服,于是他们便向湖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2020年12月29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同日下达了两份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2019】政国土字第109号)、《农用地转用、土地征收审批单》(【2020】政国土字第29号)违法。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通过上述两份行政复议决定书看到,复议机关湖南省人民政府认为:《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国发【2004】28号)规定:“对拟征收土地现状的调查结果须经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确认。”望城区本次征收拟征地现状调查结果未经被征地农户和地上附着物所有权人共同确认,拟征地现场调查确认程序不符合上述文件的规定。本复议案中,望城区有关部门在未办理征地手续的情况下,非出于抢险救灾等急需,启动土地平整等工作,被申请人湖南省人民政府在拟征土地存在违法用地未经处理的情况下批准用地,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2004年8月28日修正版)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以及《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中的相关规定。因此,望城区的征收不符合上述法律法规和文件的规定。鉴于涉案土地已基本完成拆迁且难以恢复原状,确认审批单违法但不予撤销。

余科亮向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反映,上述两个项目用地审批单均被确认违法后,长沙市望城区政府理应重新办理用地审批单的批准手续,“但望城区政府不但没有去履行法律手续,竟无视事实,我行我素,继续发布征地实施公告、发布限期腾地决定书,准备强制拆除我们的房屋。”

湖南省政府行政复议确认两拆迁项目用地审批单违法。

被指未履行正常法律程序 多次实施强拆

余科亮介绍,拆迁工作已进入程序两年多了,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限期拆除告知书》《限期拆除决定书》《强制拆除执行决定书》等合法有效的法律文件。望城区有关部门、铜官街道要拆他们的房屋,只能走法院强制拆除这个程序,而因为用地审批单已经被确认违法的情况下,法院也无权实施强制腾地。

余科亮等人称,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有关部门没走完法律程序的情况下,2021年11月15日,强制拆除就真的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且是多部门联合参与的行动。“房子被强拆后,我83随的老母亲至今也无家可归。”

“在这次强拆事件的十天前,时任铜官街道党工委书记吴刚,还发信息给我说有诚意坐下来谈谈拆迁的事。”余科亮等人的代理人余中畴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2021年11月14日,他还和吴刚通过电话,结果第二天吴刚就现场组织了强制拆除行动。“吴刚搞完违法强制拆除,到12月20日左右就调离到望城区卫计局当局长。”

“他们这样一强拆,还有什么补偿,什么安置,一切都免谈啦!”余科亮称,2021年11月15日至12月16日,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望城分局、望城区铜官街道等多个部门,先后组织数百人拆除了他家的全部风景林、菜园、围墙、进出通道、合法的私有房屋(一栋三层楼房、一栋平房,只剩下被彻底损坏的二层楼房框架,墙体楼板均被损坏)。

“尤其是11月15日那次,数百人一大早过来,包围了我、我母亲杨爱华和我哥余光柱等三户的房屋。余光柱据理力争,却被几名彪形大汉推搡、追击上千米,被打伤住院。”余科亮称,挖机一进场,很快3座面积近1000平方米的房屋(屋内有大量财物)、5亩宅基地、数百棵树木以及房屋周边林木等全部被摧毁。紧接着,便大规模进行运土施工,填埋房屋前后进出通道和小山丘。“如今,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施工一直在进行中,我们的房子已成三座孤岛,被彻底断水、断电、断路,十多口人无家可归,只能流浪街头。”

事后,铜官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吴刚电话回应称,是区里组织的合理合法合规的行动,如果不服,可以去投诉、依法起诉维权。

望城区铜官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发信息邀拆迁方“谈判”。

多项征地行为程序涉嫌违法 单位涉嫌犯罪

除了对土地征收审批单申请行政复议外,余科亮等人还认为,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望城分局于2021年2月2日作出的【2021】5号《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征求意见公告》,2021年3月31日作出的【2021】12号《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实施公告》,2021年4月16日再次作出的【2021】12-1《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实施公告》,2021年7月12日作出的《限期腾地告知书》,2021年8月12日作出的《限期腾地决定书》以及2022年4月6日向望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腾地决定书等征地行为,程序上涉嫌违法。

据余科亮介绍,为此他曾向长沙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向长沙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要么不予受理,要么被驳回,要么被维持。他认为,法院均没有按行政诉讼法、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作出裁决,公然违法袒护望城区政府的一系列错误的行为。

余科亮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他们针对征收土地公告、实施公告等都提起了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目前大多数进入再审程序,其中2个案子再审申请已经受理,后面至少还有4个案子需要再审或者申诉。

就2021年11月15日暴力拆除房屋事件,余科亮等人已经于2022年3月将望城区政府、区城管执法局、区公安分局、铜官街道、铜官园区五被告向长沙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强制拆除行为违法的行政诉讼。法院至今没有通知开庭,没有送达被告的答辩状及证据。

据悉,余科亮等人还就强制拆除行为多次向国家信访局举报投诉。铜官街道答复是合法拆违,该答复后来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望城区信访复查委员会撤销,要求其重新答复。但是至今仍没有答复。“在国家信访局网站上还是原来那个弄虚作假的错误答复,他们竟公然欺骗国家信访局。”

就拆除行动,余科亮说,他曾申请信息公开,望城区政府、区城管执法局答复没有制作任何强制拆除决定书。“这表明望城区没有任何手续就实行了强制拆除行动。”

余科亮等人的代理人余中铸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用地审批单确认违法以后,有关部门继续发布征求意见公告,征地补偿实施公告等行为,均属于违法发布。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望城分局于2022年4月6日,向望城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强制腾地决定书。4月13日,望城法院举行听证会后,至今没有作出任何结论。

针对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望城分局向公证处申请了证据保全,因公证处没有依法审查公证事项,属于违法出具公证书。目前,余科亮已启动相关撤销公证书的法律程序。

余科亮称,他们就暴力强制拆除行为已经向望城区政府、区城管局申请公开强制拆除的法律文件,均答复没有;已经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立案(待开庭),尚未收到被告望城区政府、区公安分局、区城管局、铜官街道、铜官园区的任何答辩材料。

余科亮等拆迁户希望有关部门立即制止望城区的违法强制腾地行为;责令望城区依法给予安置补偿,并解决此前因违法行为积累的大量遗留问题。对于涉嫌违法违纪的相关责任人依法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查处。

余氏兄弟家的房屋被当地政府组织强制拆除。

职能部门称土地审批仍有效 拆迁走司法途径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联系长沙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望城分局,该局工作人员称,征拆工作是由铜官街道办事处牵头的,建议记者与牵头单位联系。

长沙市望城区铜官街道城镇建设事务中心拆迁办主任谢名洲则对暴力强拆予以否认。他表示,政府都是依法依规进行的,怎么会有暴力强拆呢?“他们现在在法院打官司,最终以法院判决为准,其中腾地官司他已经打输了。”

据谢名洲介绍,现在拆的只是余科亮等人的违章建筑,他们的房屋还没有开始拆,还在走司法途径,他们已经起诉到法院,法院怎么判就怎么执行。

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望城分局法规科有关工作人员称,最近没有收到余科亮等人的信访事项,但涉及到他们的用地审批单是省政府批的,也经过了省政府的复议。

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望城分局征地拆迁科一工作人员表示,已就余科亮等人向该局及上级单位提出的信访问题,一一进行了书面回复。该工作人员同时称,经过湖南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的土地审批单是有效的。

长沙望城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铜官工业园党工委书记郑以仁,望城区委书记秦国良的手机打通后被挂断,铜官街道党工委原书记吴刚短信回复称“正在开会,稍后联系”。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多次联系长沙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征地拆迁管理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余氏兄弟家的房屋被当地政府组织强制拆除。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