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45

分类

二级分类

  • 江单散文|听雨

    江单散文|听雨

    文化
    文/江单 每个孩子可能都不喜欢下雨,我也一样,幼时的我,最讨厌春雨绵绵的季节,总觉得窝在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霉了。 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喜欢上雨的,已经记…
  • 江单散文|还能活多久

    江单散文|还能活多久

    文化
    文/江单 十九岁的时候,我从雪峰山深处一个人乘车来到省城求学,当时的我,有如飞出鸟巢的雏鸟,总希望尽快离开家乡,去更远的地方看看。 让我没有料到的是,其…
  • 忆邓学勤同志二三事

    文/谭国和 戊戌秋月,菊花争妍的季节,县中医医院办公室的同志给我发来了邀稿函,说是医院建院六十周年院庆,请我这个曾是中医院的老职工写点与医院有关的文字。…
  • 江单散文|等雪

    江单散文|等雪

    文化
    文/江 单 从小到大,每到冬天,我就开始期盼下雪。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而言,等雪是一种煎熬,也是一种快乐。 大雪纷飞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懒了下来…
  • 王增丰谈漫塑:吹向泥土的一口真气

    王增丰谈漫塑:吹向泥土的一口真气 王增丰谈漫塑:吹向泥土的一口真气 王增丰谈漫塑:吹向泥土的一口真气 王增丰谈漫塑:吹向泥土的一口真气
    华夏新闻-华夏早报讯(特约记者 湘君)王增丰给人的印象永远是个快乐的人:一撮标志性的山羊胡、光头、圆脸、笑起来能眯成一条线的眼睛,人称“乐呵笑匠”。这个称呼不仅是指他的外貌,更多的也是指他的作品。出自他手下的漫塑…